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英媒称俄曾是科技超级大国 现已被中国远远超过

发布时间:2018-06-26 17:30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作者史蒂文·约翰逊3月15日在该报发表题为《俄罗斯从技术大国沧为失败者》的文章称,俄罗斯如今在技术企业的数量上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印度,似乎……

资料图:俄罗斯核电厂获得首批MOX燃料

资料图:俄罗斯核电厂获得首批MOX燃料

 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作者史蒂文·约翰逊3月15日在该报发表题为《俄罗斯从技术大国沧为失败者》的文章称,俄罗斯如今在技术企业的数量上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印度,似乎有些令人费解。

  俄罗斯技术企业数量不及中印

  文章称,今年早些时候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曾在文章中写道,对于新兴市场股票投资者而言,金砖国家已死。理由是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给巴西和俄罗斯经济造成沉重打击。2001年,时任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·奥尼尔提出了金砖国家的概念,特指巴西、俄罗斯、中国和印度这4个国家。

  的确,股票投资者正在买入韩国、印度、韩国、中国大陆和台湾这5个市场的股票,同时抛售巴西和俄罗斯的股票。

  文章称,技术股在台湾、印度和韩国股市中的占比分别为35.9%、14.1%和9%。虽然技术股只占中国大陆股票市场的4.8%,但这具有欺骗性。

  在俄罗斯,科技股在股市中的占比仅为4.1%。应该说这样的水平不算太低:它高于欧盟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和落后的巴西(仅为0.3%)。然而,对于冷战时期成长起来的人来说,这有些出人意料。在冷战期间,苏联和它的死对头美国,是全球的两个科技超级大国。

  当然,苏联是第一个发射人造地球卫星和把人类送入太空的国家。苏联的火箭仍是宇航员、甚至是西方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唯一途径。

  苏联在物理和数学方面的实力,保证了该国可以与美国的军事技术抗衡,尤其是在核领域。

  文章称,因此,俄罗斯如今在技术企业的数量上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印度,似乎有些令人费解。一位熟悉俄罗斯工业的人士说:“究竟哪里出问题了?”

  大学研究成果难以转化成产品

  对于究竟哪里出问题了,以及莫斯科应当如何更好地利用它丰富的科技资源,似乎没有什么共识。

  花旗银行新兴市场经济部门主管戴维·卢宾说,一部分原因是俄罗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。他说:“在俄罗斯,所有人都觉得不太容易开展事业。我推测深层原因在于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。你必须允许不同政见、不同意见的存在,允许艺术的自我表达,这样才能鼓励技术所需要的创新。”

  卢宾说:“长足发展需要政治自由,在这一点上,没有哪个国家可与美国相比。”他举例说,Lady Gaga这位经常打扮怪异的歌手,在今年超级碗中场休息时登台演出,这是美国电视界每年最大的盛事,这种文化上的自由是俄罗斯从不认可的。

  文章称,但莫斯科复兴资本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查尔斯·罗伯逊认为,实际上,俄罗斯在科技领域的成就,比看上去要多。

  罗伯逊举了Yandex(类似于谷歌的搜索网站)和Mail.ru网站(亿万富豪阿利舍尔·奥斯曼诺夫旗下的一个互联网集团)的例子。他还说,该国最大的食品零售商马格尼特公司,其实也属于科技企业。

  他还认为,俄罗斯政府“大力推动”中小企业的发展,有助于进一步改善现状。

  罗伯逊说:“他们知道中小企业从业者太少,而大企业员工太多。要鼓励中小企业发展,而我认为,这会大大促进科技进步。”

  文章称,莫斯科新经济学院助理教授康斯坦丁·斯特林认为,最大的障碍是“制度不完善”,如法治、保护知识产权和司法不独立。

  他认为,尽管这些缺陷可能限制所有行业的发展,但科技部门对于这些尤其敏感,因为这是一个相对高风险的部门。

  斯特林说,另一个障碍是“监管过度”。他说:“企业必须遵守大量的原则和规定。很多人认为,遵守这些规定的成本太高了。这就意味着每个企业都不得不违反某些规定,因此,很容易被税务、消防等部门查出问题。”

 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航天学教爱德华·克劳利则认为,美国仍拥有大量国家实验室和企业研发中心,而1991年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的很多类似机构“不复存在”。

  因此,大学与商业之间的桥梁被切断。

  克劳利说:“没有几个部门可以直接应用大学的研究成果,并成立公司。技术转化为产品的这个过程,通常需要几个中间步骤。”

  他说,英国这个国家有着悠久的学术科研传统,但技术企业并不多(仅占上市企业的1.5%),该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。

  克劳利说:“俄罗斯和英国的制度有相似之处,英国也有优秀的大学和良好的工业,但(两者之间)也缺乏联系。”

  他说,尽管俄罗斯存在这些问题,但该国的一些科技企业仍取得了成功,例如Yandex和卡巴斯基实验室。

  俄罗斯缺少“扶持环境”

  他说,俄罗斯的一些战略性产业,如航空、核能和太空技术,仍保持着“优势”,该国在保护这些产业的中间链条方面做得不错。

  文章称,东方新兴金融公司总经理戴维·南格尔认为,俄罗斯的难题不止是技术商业化。

  曾在俄罗斯生活过6年的南格尔说:“即使在技术以外的领域,俄罗斯的出口也不尽如人意。俄罗斯的全球品牌寥寥无几。”他表示,硅谷和以色列科技部门的很多首席技术官来自前苏联国家,例如贝宝公司联合创始人马克斯·列夫钦,这说明该国是有人才的。

  他说,问题在于,俄罗斯缺少像硅谷那样的“扶持环境”,在硅谷,“做事情很轻松,不用担心失败,人们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事”。此外,他说,硅谷还有大量的资金,这是俄罗斯技术企业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  他说:“很难让全球资本对支持年轻的俄罗斯企业产生兴趣,但它们愿意向其他国家投资。”

  南格尔说:“很多全球私人投资公司正把目光投向亚洲和巴西等新兴市场,但目前还没有俄罗斯。我上周在巴基斯坦,全球(投资者)已经开始在那里投资。”

  南格尔说,即使在西方因乌克兰冲突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之前,很多投资者也担心俄罗斯的企业治理,不过,他认为,这个问题在很多新兴市场都存在。

  文章称,他相信,俄罗斯的网络、电子商务和通用技术部门,在中期会有机遇。然而,他担心俄罗斯现在可能错失恢复冷战时期实力的机会。

  他说:“总的来说,我认为,俄罗斯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。俄罗斯本可以发展另一个硅谷,与美国齐头并进。亚洲的教育体系将打败全世界,更不用说俄罗斯了。”他预言,亚洲将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在技术上称霸全球。

  而克劳利更加乐观。他说,俄罗斯在应用数学方面的实力,最终可以帮助该国在IT网络、IT安全和数据分析等领域称雄。(编译/王栋栋)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